江南大学校报电子版-第458期(2019年12月31日) - 第08版:江南风
期次查询  |  全文检索  |  返回版面  |  返回首页

银川的风声





  闲暇之余,拾掇行李,乘上前往银川的飞机,我知道待到达目的地,迎接我的将是一次不平凡的经历。
  旅途的伊始,开往腾格里沙漠的大巴车摇摇晃晃地载着我穿过银川市,鳞次栉比的城市一点点变成了黄灿灿的沙粒,映入眼帘的景是如此之宽旷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沙漠,它与我想象中有些微不同,它并没有那么的荒芜孤寂,相反,有羊群在其中寻觅植被。领队给我们说:腾格里沙漠的含水量是比较高的,所以我们能看到黄沙之上偶有生出的植被,植被周围会有被喂食的牛羊。随着路程渐短,我穿好了防晒服,拿上准备好的徒步杖,换上登山鞋,拉上面巾与太阳镜,接下来的三天,将会是一次漫长的挑战,我将踏上徒步横穿沙漠而过的旅途。
  沙漠的沙与我幼时玩沙画时的沙粒不同,它很细很密,一脚踏上,那独属于我的脚印就如同月球上第一次留下的人类的脚印一般,让我兴奋不已。跟随领队,我们一众人一步步走入沙漠深处,从沙丘走上沙峰,登山杖的尖锥一次次刺入沙中又抽开,我站在沙峰之上,耳边全是呜呜的呼声,沙漠之上,我才知道,风的声音常常是那么清晰而尖锐。城市里,我只能在寂静的暴风雨夜才能捕捉到它的声音。风声,是地籁之音,它夹带着地上万物的呼声进入我的耳里,有幸听取,直有一种怅然促使我心中泛起不知名的情愫;直有一种感慨,使我与这自然交融,只可惜高楼大厦带着我们离开了自然,离开了这呜呜乐音,离开了这天然的壮士之音;城市带我们逃离了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阔美。我想,我们总该多回来看看这温柔而素朴的自然,在沙土之上,不知孕育了多少豪杰之士。
  烈日高挂,我们不断向前接近住宿地,风不甘示弱拍打在我们身上,我想,也许只有在这大漠之中,才有这种独特的温度感知:不觉得热辣也不觉寒冷,只有浅浅的寒意随着天色渐晚而渐浓。而夜里的沙漠,则寒风入骨,我们的住宿地在一片绿地之旁,一众人肩并着肩坐在小小的帐篷里,没有网络,只有我们,只有帐篷里暖黄色的灯亮,只有热腾腾的沙漠野味。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碰着酒杯闲谈,饭菜的香味融于谈话的笑音之间,越发地香而暖,我不由地笑了起来,腾格里是温柔的沙漠,它宽广,纳得下天地;它不孤独,有风声传递着独属于它的思虑,有沙粒的起落记录着它的生命轨迹。它是金灿灿的暖黄色,是夜里亮起千帐灯的暖黄色,是随着羁旅之人离去的金黄色。
  迎着夜里闪耀的星,我弯腰,把沙粒捧起,看着它们从我指尖滑落又随着风吹散,最后只留下余温;迎着初升的阳,我拾起背包,站在沙峰上,有风声入耳,有交错人影入眼,有温暖的手,拉着我的手,带着我不断向前。
      (夏玉溪)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本版其他文章
我有话说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请您注意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版权所有:江南大学  在线投稿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